专题列表 | 往期回顾 | 评论
2016年2月18日 第21

当记忆无痕,心将安放何处?

在《我的名字叫可汗》的影片中,患有自闭症的穆斯林里兹瓦恩·罕,在911之后,为了赢回爱人的心,开始了一场横穿美国觐见总统的艰难之途。印度万人迷影帝沙鲁克·罕的精彩表演,让人对阿斯伯格综合症,自闭症的一种,有了清晰的印象。里兹瓦恩·罕只有拿着DV,看到拍摄的场景后,才敢正面去面对即将见到的一切陌生事物。

看影片的时候,特别担心他手中的DV会出事,比如说被人撞翻,下雨淋湿,等等。通过DV获得的是一种短期记忆,有了这种哪怕一秒钟的记忆,人跟外界事物之间的心理阻隔就会降低很多。这种对陌生事物的惧怕感,正常人是没有的,我们似乎能够毫无记忆地面对未来生活中的一切。其实是不对的。

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,人们能够毫不费力地辨认出这个城市与自己所在的城市的不一样,我们靠的是脑海中对于自己城市的记忆。当记忆不在时,或许到哪里都是家,又或许到哪里都不是家。

在合肥生活了二三十年,从东七以东的长江批发市场,到西门以西的十里庙,从北面的双岗菜市场,到南边的骆岗机场,差不多每一个角落都不陌生。近十年的变化,迅速地改变着记忆深处的合肥影像,早年只有坐长途汽车才经过的新加坡花园城,如今已经快属于市区范畴,肥东境内龙塘只因一条高架,十几分钟便可抵达,难怪浙商城认为距离不是问题。

不时地,会去合工大、安大的教学楼转转,找不到当年在校读书的感觉,但那些依然矗立的苏式建筑,还是让人感觉那么亲切。记得那迂回伸展的长廊里,走在前面的同学的光头,照亮了一条时空的通道,记忆就会一点一滴地回到眼前。不知道未能身处其中,还能不能记起那么多往事。

总体来讲,合肥的建筑记忆并不明显。几处苏式建筑,几处欧式建筑,几处徽派建筑,没有成系统的建筑风格。2000多年的历史,留下的痕迹越来越少,现代合肥人所残存的古城记忆,除了来源于逍遥津的古教弩台、李鸿章故居等,只能去博物馆翻看老照片查找修补了。

于合肥生活的人,可能记忆的点存在于各处。

北京朝阳区有个798艺术区,上世纪50年代建成的电子工业的老厂区,如今焕发新机,包豪斯校舍建筑风格契合了艺术家和文化机构的需求,798成为画廊、艺术中心、艺术家工作室、设计公司、餐饮酒吧等各种空间的聚合地,形成了具有国际化色彩的“SOHO式艺术聚落” 和“LOFT生活方式”。

从曾经热烈讨论的老合钢798,到政务区的红四方798,想转身成为合肥第一家“工业文化博览中心”,似乎都不那么容易。换一种方式,记忆的实证是否就能存留下来,很难说,但这是一种尝试。

当记忆无痕,心将安放在何处?

关于新安房产网 | 网站服务 | 联系我们 | 诚聘英才 | 版权说明 | 网站地图 | 建议反馈

网站客服电话:0551-63518000 | 传真:0551-63506998 | 客服QQ:800014930 | Email:webmaster@xafc.com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皖B2-2008003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:(皖)字第119号